2018世界杯盘口 > 生活养生 > 精华回答 >

贾跃亭、孙宏斌答记者问:所有问题的答案精华都在这里

2019-01-03 18:39

  乐视与融创中国战略合作发布会今日召开。乐视控股董事长贾跃亭、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乐视副董事长刘宏、乐视影业CEO张昭、乐视致新总裁梁军、乐视致新副总裁伟将出席发布会并答记者问。

  凤凰科技讯 1月15日消息,乐视与融创中国战略合作发布会今日召开。乐视控股董事长贾跃亭、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乐视副董事长刘宏、乐视影业CEO张昭、乐视致新总裁梁军、乐视致新副总裁伟将出席发布会并答记者问。

  记者:为什么融创不投乐视汽车?是不看好,还是看不懂?双方的合作是否存在业绩承诺?

  贾跃亭:乐视汽车常非常有创新性的,就是我经常跟我们投资者讲的,你们完全可以放心这辆车肯定是个性的产品,因为我是这辆车的首席产品官,而我又是汽车的外行,所有的汽车设计师所有的汽车定义是完全不同的产品,我们相信会一步一步会能够证明给大家看,我们很有信心让乐视的汽车成为下一个时代汽车产业的真正的无论从产品方面还是在技术方面还是商业方面的一个拓荒者和引领者。

  所以在资金需求方面,的确汽车是一个重资本的行业,但是乐视的商业模式非常的独特,所以我们很有信心用三分之一的资金就能够做到同等的规模,比方说要做到三百万台的规模估计得需要传统的行业得需要一千亿到一千五百亿的资金,而我们估计三分之一的资金就足够了。所以在这个重资本的行业下用非常创新的模式也能够有效的解决资金压力的问题,当然即使在分之一的资金它也常非常重的,我们的A轮融资应该会很快就会正式启动了,接下来在融资方面其实已经有很多的真正的前瞻性的投资者,已经开始在非常深入的关注我们的就是汽车生态,而且也有了一些非常好的进展,我们希望能够在未来的几个月之内能够达到一个好的结果,真正的去为重构百姓汽车产业能够产生很大的这种推动力。

  第二个业绩承诺其实这也是和孙总的性格有关,为什么我们这次的选择了孙总而没有选择其他的投资者,其实这第一孙总常非常情的性情中人,第二常非常仗义的,第三更重要的常前瞻和非常战略性的,而不是孙总经常一句话说我从来不看价格我看的是价值。

  如果这个公司未来真正的能够成为千亿美金甚至更高的话,其实现在的价格根本不用太多的关注,反过来来讲更不需要业绩对赌,因正的看重的是这公司的商业模式是不是足够的前瞻,但是这个公司的团队是不是足够的义无反顾,而公司的核心竞争力是不是能够真正的在产业当中有独一无二的这种优势,最终的投资回报是靠刚才我所说的几个核心点来的,而不是靠对赌来的,所以我们这次的合作当中是没有任何对赌的,也非常感谢孙总。

  其实我在刚才当中介绍当中已经说了,这次很多行业的巨头我们都有一些谈判,但是有一些规则的关系,我们就不能够讲出他们的名字,当然这次没有合作成功说不定以后也还会有很多的机会,乐视生态足够未来足够的宏大,乐视生态的天花板也常非常之高的,通过我们资本能够引入到更多的合作伙伴,一起来创造一个全球独一无二的商业模式,一起来创造一个真正能够在全球范围内或者站在全球的角度来看绝对领先的一个中国的全球化的世界级的企业,而不仅仅是扎根于中国的市场,而是真正站在全球的市场为全球用户提供价值的这么一个公司这是第一,第二关于价格其实是严格按证监会的来做的,所以这次的价格35块钱基本上就是我们收盘价的价格,孙总说的看的是价值,可以把时间拉长的三到五年来看,其实3到5、4到5年之间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差别。

  孙宏斌:我挺看好汽车的,因为我主要是没时间看,去看一下去硅谷看一下汽车研发,我也想参观一下,因为我特别看好汽车,其实汽车是中国除了房地产以外第二大行业,房地产是十万亿、汽车是五万亿,手机是一万亿,因为五万亿过去内燃机汽油机的时候,你发动机你给美国人给欧洲人跟人竞争不了的,现在确实有这机会了,这是第一点。第二点老贾已经做了好几年,他不是刚开始做,他已经做了四年里面,他在四年里面已经做了大量的工作了,确实是为什么美国的主流对汽车评价特别高,是因为他在里面的设计师都巨牛的,做电池的做电机的做电控的都是最牛的,所以他有三四百人从特斯拉出来的,所以没有道理不看好这个东西,所以我觉得我们是没有时间,因为时间太紧了,我肯定是看好汽车的,因为刚才说了中国现在卖2800万辆,美国才卖1700万辆,中国已经是个巨大巨大的市场了,在这个老贾原话叫换道超车的机会下,真的是中国巨大巨大的市场,现在中国的汽车市场前五名全是合资企业,因为中国都是以技术换市场,以市场换技术换来的,前面全是合资企业,中国的本土品牌都排在十名开外了,或者是五年以后我们有看排名,所以这个东西真的是巨大的机会,我特别看好。

  记者:之前就是乐视刚刚经过了一次裁员的一个风波,乐视去年在银行各企业也借了一些很多的债务的线亿对乐视来说真的能够实现财务吗?第二就是选择和融创合作最主要的目的,您最看中融创什么,选择和融创合作,还有就是被收购以后对乐视的影响大吗,就是乐视中高层的一些人员变动会不会有较大的影响?

  贾跃亭:这个其实我们也有很多的文章给记者都已经讲过很多次了。这次我们的合作刚才讲了资金已经彻底解决问题了,但是对乐视来讲我们的人员优化是一个持续的过程,不是一个特定的阶段,采取的一个特殊的手段,而是一个每个季度,每半年每年我们都要做的一件工作,这是一个正常的人员流动,正常的新陈代谢,我们希望通过不断的人员的流动真正的能够带动起大家的投入度,真正能够把越来越多的优秀的人才能够纳入到生态当中。

  孙宏斌:如果要是人员有流动跟投资界没关系,因为我们就买股票跟我没关系。。 记者:去年12月10日之后这36天以来您所做的事情,您能不能您再详细介绍一下,你们12月10日当天,六七个小时你们都在谈了些什么内容,是什么让您决定在后36天来进行这一系列的事情的,另外一个刚才一直在强调这150亿的投资能够一次性解决乐视的资金问题,满足乐视第二阶段的发展,就是说第二阶段大致是指一个多长时间的时段,谢谢!

  孙宏斌:我跟你说六个小时,我主要是学习,看乐视都是干吗的,但是也有个话题我也确实是,我们俩花了很多时间在探讨这个,就是说其实我是给老贾也好或者说我们给乐视,我想一个好的企业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困难的时期,就是困难的时期我跟老贾交流特别多,怎么能通过这个事情把坏事变成好事,能够让企业成长,能让老贾也变了,就是这个是我想作为我自己,经过那么多的事,我自己有特别大变化,我年轻的时候谁都不怕,现在我谁都怕。老贾现在谁都不怕,但是怕一个人,老贾怕客户,客户一提意见他们就惨了。要再说还得五个多小时才能说完。

  记者:下一阶段乐视肯定要追求正向现金流的快速增长,对我们定价策略上会有一个什么大的改变,另外问孙总一句,您是带着什么样的感来投资乐视的?

  贾跃亭:因为我们生态第二阶段目标非常明确,就是希望能够保持用户数量的规模化快速增长和正向现金流的快速增长,以及上市公司开始进入到利润快速增长阶段,这是我们第二阶段的几个战略吧。所以从我们的智能硬件的定价上,就会进入到第二个阶段,我们当然前提还是不会追求高额的毛利,但是我们不会在对硬件进行补贴,我们都是用非常合理的比较低的正毛利的这种定价模式,也就是我们未来在硬件的销售上会要求正像的现金流和正毛利都能够得以非常快速的增长,我们的非硬件的收入其实现在已经进入到快速增长期,希望通过我们的非硬件收入能够极大的提升我们的毛利,甚至提升我们的净利率。我们第三阶段就会进入到整个的非上市公司的利润快速增长当中,当然在那个阶段我们就会考虑是否注入到我们的上市公司,同时我们会继续我们的业务的创新,继续我们的战略的创新,所以这是我们的大概的一个方向。

  孙宏斌:对我来说就是个买卖,我是生意人就是个生意,因为我想甭管是什么买卖都是买卖,但是我就想价值观一样,或者说你认同他,比如说我跟老贾我觉得我第一次用的词就是气场特别合,就是说因为都不怕死,但是我想对我来说首先是一个买卖,要做买卖的人肯定要共同的价值观要认可他的战略,认可他的团队什么的,我们那么好。

  记者:三里屯项目会不会卖给融创,孙总怎么理解“同袍”这两个字。 除了钱以外你能给乐视带来什么?

  贾跃亭:其实我们三里屯项目还是有非常非常创新的一个独特的的,我们会根据我们的资金的情况未来再来判断我们接下来到底怎么来执行我们的战略谢谢。

  孙宏斌:我知道大概什么意思,因为确实人就是说,我其实这次我们给乐视合作,就是说很多的一个多月的时间,老贾还有一段时间在美国,所以我那天跟刘宏在说,老刘说那天我就说,人这一辈子其实很多人你认识他很多年了,认识他五年、十年、二十年甚至一辈子了,你没有跟他任何有关系有亲近的,但是我跟老贾我跟老刘或者我跟我们所有管理团队,就这一段时间觉得特别的,经过这种事经过这种了解以后,我觉得特别亲特别近,就是这种纽带或这种经过这种事以后,真的就是说我觉得我相信我不知道中文是什么意思,字面意思,我觉得确实大家就像兄弟一样,老贾他这种事业让大家觉得特别好肯定能做成,肯定能够好,比如十年以后这公司可能就挺好的,所以我觉得真的就是说什么意思,但是我们给乐视我们跟老贾真的跟兄弟一样,真的就是这种感觉,经过这事虽然只有一个月,很多人认识很多年了,你也没有这种感觉,但是很多人你经过一件事你经过这短短的时间就那种感情,这个也是我想我不知道也是一种化反。

  乐视跟我没关系,我就是买了一个股票,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还是回去盖我的房子,我其实给乐视带不了什么,能带什么呢,我就是说我一直说,很多投资人我买了股票和原来投资,我有时候我说谁要是投这些公司,投资这公司你觉得你能管这团队你就是,因为我们投资乐视就看好老贾看好管理团队,我们也不想管,我们也不想什么,但是我想就是说可能我们会参与参加董事会或者我们会,我们这次也有个管理委员会,有个投资委员会我们会参与会学习,会看看大家一块儿探讨,所以我觉得我们给乐视带不了任何东西,但是我不会往这里投什么精力的,因为我们的买卖比这大。

  记者:今天孙总非常的幽默,给了贾总很多的评价,其实对贾总的一个最大的评价是认为您有一点疯狂,可能有一点的性格在里面,你怎么去看待这个评价,第二个问题是给孙总的,就是第一次跨界之后还有没有其他的收购的项目的打算?

  贾跃亭:历史的进步都是只有疯狂的认为自己能够推动社会进步的人有可能才会推动社会的进步,其实我也希望我们中国能够更多的一些这种人能够真正的义无反顾的去做一些推动社会进步的事情,能否成功那是看自己的能力,看自己的努力程度,但是这种如果我们中国的企业家当中能够有越来越多的人具备这种真正的all in的,我相信我们中国的经济在未来的十到二十年会真正在全球范围内跳上另外的一个台阶。谢谢!

  记者:这一次想请问贾总在融创对乐视的投资当中有一部分是投入到了乐视影业当中,额度是10.5亿元占股15%,以这个计算的线亿元估值有一定程度的跌幅,请问这一次作出估值的基础是什么,就是对于乐视影业注入乐视网这个有没有明确的时间表,谢谢!

  贾跃亭:其实我们认为乐视影业最起码价值三百亿以上而不是你刚才讲的98亿,因为你可以跟同比的和现在所有的中国的影视行业上市公司做一个对标,乐视影业已经是全行业第二,全行业增速最快的公司,每一部都是过亿了,乐视影业已经通过几年的积累已经能够充分的出它的价值和发行体系带来的价值,目前它绝对是中国遥遥领先的,当然接下来我们紧接着要做第二件事情就是内容和产品层面怎么样更加做到行业的第一。所以和上市公司对比,三四百亿都不为过,但是我们这次其实不是在做IPO,我们这次其实只是除了,它是一次相当于一次准IPO吧,所以它的整个的估值标准是不一样的,当然上市之后也会有另外一个价格了,这是第一。第二这是我们的生态经济模式的价值共享,我们也更多的希望能够把我们生态的各个子板块所创造的价值能够很好的分享给我们的伙伴,分享给我们的股东。

  记者:就是为什么这次我们在交易的时候,是在公告前几日才成立的两家公司而不是融创的子公司,虽然人事上有交叉但是股权上看不出来有太多的教练。因为融创的公告里有写在合理的时间内希望贾总把手上的股票的质押放到50%以内,如果这个时间大概是多久,赎回和解除质押需要多长时间。

  贾跃亭:或者我们双方认为合理的时间,共同的目标就是能够真正让我们的经营更加的稳健。

  记者:融创这次入主乐视,未来是单纯的投资还是说未来在房地产领域乐视也会给咱们提供一些辅助的一些东西,这一块儿咱们打算如何去结合,还想问贾总一个问题,就是很多人说您是有庞氏的嫌疑,但是我今天上午就是补了一下课,听了您在年会当中唱那首野子,我觉得比较真挚的感情让我相信您可能不是庞氏,但是您想对去解释一些什么吗?

  孙宏斌:我替贾总回答了,我觉得我们可以买乐视电视,我还可以买盒子什么的,还可以买电动自行车什么的,我现在也用乐视手机了,这手机看视频特牛,我现在就会看视频其他功能我还没学会,但是看视频确实是比苹果要好太多了。

  贾跃亭:关于庞氏的问题,你看我们从来没有回应过,场合提问出来我们也该回应一下,说乐视庞氏就两种人一种就是,一种就是SB,其实第二个问题刚才孙总已经回答了,只有SB才会相信这个不是所为,其实乐视的这轮的风波我相信在座的大家很多人都知道,乐视远不应该有这么大的这次的资金的压力,甚至在过去的几个月其实形成了一定程度的这种挤兑,起因和导火索大家都知道是什么原因了,就是说我们的格局不高的心胸狭隘的这种竞争对手是谁大家都应该比较清楚吧,搞的这些行为,其实对我们来讲我们都是一笑而过的,真正的伟大的竞争对手才能够真正让自己成就伟大,我们一直看到竞争,是从市场的角度来评判这个事情,是真正的通过双方真刀真枪在市场上的拼杀来相互提高,来香菇给用户创造价值,这才是伟大的竞争对手。但是当竞争对手很多的心思花在下,打黑枪,使黑绊子的时候这其实对我们来讲这也是好事,因为他已经不是我们的竞争对手了,不再一个高度上不在一个格局上,所谓的庞氏无非就是中国的一些对乐视的公司,和美国的某个由于的原因,当然美国的他还是他所谓的庞氏也是摘自于中国的,因为庞氏是由中国的首发出来的,美国的看到中国这个正好也可以借机引用一下。所以我们中国的竞争和,如何真正的能够让创新者,如何真正能够让创造者能够全力以赴的去实现他们的梦想,我相信和在座的各位都有密切的关系,在座的各位都是掌握话语权的,希望能够通过我们大家的共同,为中国越来越多的创业者能够提供一个很好的。中国应该是一个英雄的时代而不是去质疑自的黑稿,能够提升自己所谓的的点击量,但是其实给整个社会其实造成的是很大的。我们中国的应该会有的应该会越来越多,包括我们在座的各位肯定大部分都是这种有的,真正的希望我们中国能够强大起来。

  记者:是不是担心资金被挪用,就是孙总说既然您看好汽车,但是您为什么不投乐视汽车呢,这是我的问题。

  孙宏斌:因为我刚才说,因为我们其实这也是,因为我们这次希望能够解决这次我们投资人希望能够解决非汽车板块的事,所以非汽车板块就是说我们是个观察员,因为老贾把钱拿出来跟我没关系是他的钱他卖老股的钱,我们希望能够整个非汽车板块之间都能有个特别好的什么,我们也希望能够提供支持,包括我们最近也在约一些银行,我们的合作伙伴一起就是说来了解乐视,来看乐视,我们今后的一两个星期里面,有一些银行就是希望整体真的是能把现在我们板块解决了。汽车这一块儿因为我还没看,因为时间很短,我们在看,在看,在学习吧,因为汽车更难理解,因为我不喜欢车,我就认识一个奔驰,我不喜欢开车也不喜欢坐车,我能走就走不能走就打的,基本上现在用易到。我由此在美国开着新买的奔驰,到马边停着打不开了,打不开了以后马中间后来找拖车公司给拖去以后,看没那哥们说了,什么事他说(英语),没油了。因为它没显示出来,因为我不知道要能看出来有没有油,他打不开的时候也看不出,他说机器出问题了,后来最后了,我说怎么回事他说(英语),最后交了230块钱,200块钱拖车费300块钱油费。

  记者:孙总的问题是如果没有葛洲坝前线的话,你可能没有机会去投乐视,你看好的几个五大行业中,五大板块中你可能最先跨界的那个行业是什么,贾总的问题是,一个地产商的钱对乐视来讲和一个什么其他渠道来的钱对来你讲有什么不一样。

  孙宏斌:钱就是钱哪儿都一样,钱就是钱有什么不一样的,人一辈子就是,人一辈子有很多的偶然,但是偶然中也带着必然,就是说你要是你跟你老婆怎么认识的,肯定也特别偶然,但是这就是,你怎么跟你老婆认识的,我跟老贾怎么认识的都是,我今天跟老贾说,今天一个段子说老贾为什么,我们俩搞上了。

  贾跃亭:的确这一轮其实乐视可选择的资金还是有的,但是对我们来讲来自于哪个行业的钱并不重要,因为乐视的生态已经自成体系,乐视生态自身的爆发力生态力已经非常强了,乐视因为是完全走了一条独特的道,乐视不需要依赖任何一个所谓的巨头,但是谁的钱非常重要,这个钱因为是孙总的,而孙总恰恰又是就刚才我刚开始讲的志同道合的经历非常相似的,也是几起几落也是拥有一颗永不言败的内心,也是拥有一颗大心脏的人,所以我们相信这笔资金进来之后我们双方都愿意为这笔资金承担责任,双方都愿意为这笔资金承担风险,双方都愿意为这一笔资金的未来取得很大的回报,甚至能够推动产业的进步,能够发挥出我们全部的这种能量。

  记者:刚才您提到了三年之后包括融创可能会达到几千亿几千亿的体量,您觉得您估计在三五年之后,三年之后吧融创的排名大概是会是在第几位,有一些对融创未来排名的一些期待,对您个人来说,比如说做第二做第一随缘而自然的事情还是值得去all in的事情。

  孙宏斌:我刚才说漏嘴了刚才不算,三年以后我们肯定是几千亿了,但是排名其实不重要了,肯定在前十里边了,但是我觉得我们排名会往前走的,像今年我们第七,但是第几并不重要的,因为我觉得下一步就是说我们今年风险控制变的特别特别重要,这个行业到现在有点像那天我记得谈老谈谈话节(音),他说现在这个行业就是套利性亏损,就是你一万块钱买的一个地,两万块钱挣了一万块钱,五万块钱买块地,套利性亏损,这行业其实风险特别大的,所以我觉得这个行业将来是两个风险,一个风险就现金流的风险,第二个风险就是你把地买贵了,每个城市都一样的,我一直从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我们一定要不让杭州现象发生,什么叫杭州现象呢,在2006年07年的时候杭州的房价超过上海的,因为杭州的浙江的那时候经济好,购买力特别强大家都去杭州买房子,杭州的地方也比较小,城市也比较小,房价涨的特别快,地价涨的特别快,到了09年的时候杭州的房价一直从09年到15年五六年时间一直没怎么涨,杭州的开发商都政不拉钱,所以就是说将来当然房地产的涨的话就是忽涨一下,两年不动,或者是有点波动,所以这种东西有可能会,这个行业其实风险特别特别大的,有时候市场特别好,但是有些人活不下去的,所以风险控制对我们特别重要,第几名其实不太重要,风险控制特别重要,你看我们从十一以后基本上在公开市场基本上很少拿地,算不过账来,去年过去大家都知道面粉比面包贵,但是去年确实发生过发生了一个城市整个城市的地价比售价贵,整个城市的地的售价除以房价是大于一的,这常的事,这是个风险非常大的事,下一步对我们来说控制风险是第一位的,规模其实真的不那么重要。但是我们肯定,我们怎么不努力它也不可能跑到我后面也在前面,水平太高了。

  记者:刚才其实贾总和孙总都表现出来浓重的惺惺相惜两个企业家之间的共鸣,但是我个人感觉其实二位很有不同,行业不同,基因也很不相同,以后大家是大股东和二股东在一起做事的话,通过什么样的机制的设置来求同存异,贾总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其实从孙总从个人的经验也对您有了一个中肯的提议,希望您能够变一变,您觉得什么东西要改变,是不是以后要少有all in这样的行为,第三个就是刚才我们看到几个板块已经有了大量的资金的注入,其他的比如说像手机体育他们的融资的计划在今年是一个什么样的节奏,汽车刚才已经您有分享过所以就不再追问,您的问题就是这三个。

  孙总投资乐视一定是一个生意,您给贾总和贾总这三个业务主体的时间表是什么样的,还有一个其实在这三个业务板块里面您特别提到了乐视超级电视,这个业务您对它的预期是有一个很明确的计划可以对外分享吗,第三个,您提到了柳传志柳总,因为其实您和柳总在您的职业生命里面是不能够错过的一个人,这一次投资乐视柳总给过您什么样的还是说给您的是提醒,希望能够分享一下,或者说当年您在联想没有做成功的在IT界的这种梦想,在乐视有没有一些小小的心动,谢谢!

  贾跃亭:我来先回答最后孙中来压轴,关于第一个就是我们两个股东之间的这种协同机制问题,第一我们会尽快的完善我们的治理结构,第二更重要的其实是人与人之间的合作,制度流程非常重要,但是比制度流程还要重要的是大家是否志同道合,大家是否能够真正的同舟共济,这个方面我相信我们这次的选择不会错,我也相信孙总的选择不会错,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是关于我们改变的问题,其实孙总也给李柳红等等我们团队说了很多,谁都无法让老贾改变只有他自己来改变,说的也常中肯的,而我对我们所有的团队不断的在讲领导力五大要素的时候,我们的第四大要素就是反思,第五大要素就是以变应变也就是变化,不变的东西其实是我们永远都是在变的。而这次对乐视应该常深刻的一个教训,虽然刚才讲是有作为导火索,使尽了各种各样的手段很多手段你们如果记者们你们能力强的话可以去真正的去探索一下,可以说各种各样的手段应用的淋漓尽致,可以写一本商战的小说都不为过。但是还是我们自身本身是存在问题,我们资金链崩的实在是太紧,而我们组织的整个的尤其是我们资本团队和财务团队的融资能力没有能够满足战略的要求,因为我们的是战略决定组织的,但常遗憾,我们的组织能力没有跟上战略的这种大的需求,所以导致显得我们战略觉得非常快,所以这是一个相互作用的一个过程。要变的东西肯定是我们节奏要变,策略要变,这常明确了。

  当然不变的东西也非常明确,第一是我们的价值观不会改变,乐视的价值观和很多企业的价值观是不一样的,我在这儿就不一一阐述了,用户价值是第一位的。第二是我们的战略方向绝不会改变,因为我们坚定的认为乐视的互联网生态战略是代表下一代经济发展的主流经济理论的,第三个不变是我们的all in不会变,这是第二个问题。第三个问题关于手机和体育的融资,乐视的非上市体系,这次我的一百亿绝大多数都会投入到我们的甚至全部都会投入到我们的乐视非上市体系当中。

  所以基本上能够满足我们阶段性的这种需要,当然我们的业务如果要快速发展,还是也需要一些正常的股权融资,当然乐视体育我们现在也在进行,也很快会开始我们的下一轮的股权融资,甚至乐视体育我们的上市计划,因为乐视体育已经绝对的行业第一的遥遥领先的行业第一,所以乐视体育的资本规划我们在未来的合适的时间内也会逐步的来公布。谢谢!

  孙宏斌:我的判断力是说战略是对的,团队挺牛的,老贾更牛就这个是我的判断力,其他事我们不想管也不会管的。第二件事就是你们谁要想演戏的可以给我推荐,我现在是乐视影业的董事。

相关文章推荐
精华回答
热门观点 更多>>
收益成“空头支票” 老人要树立科学养生观
<strong>在邻里中心能上哪些“创课”?答案有家庭档案</strong>
<strong>科学保健 智慧养生——华都社区举办春夏养生</strong>
老中医教你10个不花钱养肾妙招
惊!这6种癌症竟是懒惰导致的